深圳一雨污分流工程施工时坍塌一死一伤,初步判断因地下突发水涌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0例(武汉0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530例(武汉523例),新增死亡病例5例(武汉4例),现有确诊病例2896例(武汉2880例),其中重症病例999例(武汉995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61731例(武汉44591例),累计死亡病例3174例(武汉2535例),累计确诊病例67801例(武汉50006例)。新增疑似病例0例(武汉0例),现有疑似病例0例(武汉0例)。2020年3月27日0-24时,江西省无本地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报告,无本地新增疑似病例,无本地住院确诊病例。全省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935例,累计出院病例934例,累计死亡病例1例。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截至3月26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460例(其中重症病例1034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4588例,累计死亡病例329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1340例,现有疑似病例189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697470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6005人。

此外,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在疫情暴发初期,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德国的一个优势是,我们在报告第一例病例时就开始对其进行专业的追踪调查。”她说,“这为我们腾出了一些时间来为即将到来的风暴做好准备。”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503人病亡,死亡率高达10%。而与之邻近的德国,累计确诊37323例,仅有206人病亡,死亡率仅为0.55%。两个国家相差18倍。

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生活的当地人西蒙尼向澎湃新闻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意大利人对户外社交活动的热爱。“我们镇上有一个公园,两个礼拜前的周末,可能有超过一千人在那里晒太阳,只是因为天气好。”他说。

为什么两个同样有着高比例老龄人口的国家,老人的感染率大不相同?这背后两国社会文化和老年人的社交行为习惯不同,或许是一个被忽视的重要原因。